零跑汽车冲刺港股上市 募资提升研发制造能力

发布时间2022-03-26 05:15 作者:佚名 原文链接:点击获取

本报记者 盛兰 张家振 上海报道

继“蔚小理”(蔚来、理想、小鹏汽车)齐聚港股后,位居“造车新势力”第二梯队的浙江零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零跑汽车”)也开启了赴港上市的计划。

近日,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公布了零跑汽车港股上市申请书,联席保荐人为中国国际金融香港证券有限公司、花旗环球金融亚洲有限公司、摩根大通、建银国际金融有限公司。

对于募集资金用途,零跑汽车在上市申请书中表示:“计划将筹集到的资金40%用于智能电动汽车研发、25%用于提升生产能力、25%用于提升品牌知名度、10%用于运营资金及一般公司用途。”不过,对于计划募集资金数额等具体信息,零跑汽车方面并未进一步披露。

“事实上,公司的融资节奏和融资量相较而言都是比较克制的。”日前,零跑汽车相关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坦言,公司属于全栈自研企业,成本管控能力较强。

多轮融资超118亿元

对于造血能力不足、尚且处于亏损中的“造车新势力”而言,依靠融资进行外部“输血”,正成为维持公司经营的主要途径之一。

零跑汽车在上市申请书中披露的数据显示,2021年,公司共交付43748辆,较2020年增长443.5%。其中,微型电动车零跑T03占据交付总量的89%,共交付39149辆;电动SUV零跑C11交付3965辆;纯电动轿跑零跑S01则交付了634辆。

零跑汽车尽管凭借零跑T03实现了销量同比大幅增长,但公司的亏损额也在扩大。2019年至2021年,零跑汽车分别录得1.17亿元、6.31亿元和31.32亿元收益,主要收益来源为汽车及部件的销售额。但公司同期的归母净利润分别亏损约9.01亿元、11.00亿元和28.46亿元,累计亏损超过48亿元。

记者注意到,在零跑汽车的各项开支成本方面,销售成本占据了主要部分,并远超收益。具体来看,2019年至2021年,公司销售成本分别达到约2.29亿元、9.5亿元和45.2亿元,其中,所用原材料及耗材的成本分别为1.54亿元、7.42亿元和41.22亿元。对于销售成本上升的原因,零跑汽车方面在上市申请书中表示,主要是由于“汽车销量增加”。

对此,有业内人士向记者指出,微型电动车的盈利性难以保证,容易出现“卖一辆亏一辆”的情况。有关资料显示,2019年开始交付的零跑S01补贴后的价格为12.99万元~14.99万元;2020年开始交付的零跑T03补贴后的价格为6.89万元~8.49万元;2021年开始交付的零跑C11补贴后的价格为15.98万元~19.98万元。

不过,零跑汽车在上市申请书中表示,未来主攻方向将瞄准价格区间为15万元~30万元的中高端主流新能源汽车市场。此前,零跑汽车创始人、董事长朱江明也告诉记者:“到2025年底前,公司将推出8款新车型,形成多元化的车型组合。”

与此同时,尽管零跑汽车尚处于亏损状态,但公司短期内现金流充足。零跑汽车披露的信息显示,截至2021年12月末,公司现金及等价物为43.38亿元左右。

据了解,零跑汽车此前曾开展多轮增资及融资。根据上市申请书披露的信息,2015年末,公司以1亿元注册资本起家,并于2017年进行了多轮股权转让及增资,注册资本增加到4亿元。

此后,零跑汽车在2018年、2019年、2021年先后完成了Pre-A轮融资、A轮融资、B轮融资、C轮融资,分别募集约3.65亿元、11.21亿元、43亿元、60.8亿元资金,募集资金总额达118.66亿元,每股对价成本分别为4.54元、12.26元、20.66元、27.26元。当前,零跑汽车的注册资本已经超过10亿元。

单一最大股东集团掌握控制权

随着增资扩股进程不断推进,零跑汽车已形成了由创始团队自然人、家族控股平台、员工股权激励平台和其他普通合伙人等共同构成的股权架构。

零跑汽车披露的信息显示,公司单一最大股东集团共持有零跑汽车31.01%的股权,而公司员工持股计划管理人——国信证券持有零跑汽车5.7%的股权。剩余股权则由另外50名股东持有。

上海兮鼎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创始人李利威向记者解释称:“这种股权结构有利于在吸引资方的同时维持创始团队对公司的控制权。同时,若该公司申请的是H股全流通上市,直接控股的部分后续可以进入二级市场流通,个人可以获得资本回报。”

事实上,零跑汽车单一最大股东集团则是通过绑定一致行动人形成的,由零跑汽车创始人朱江明和零跑汽车成立之初持股32%的傅利泉,以及二人各自的配偶、旗下控制的公司组成。

据零跑汽车方面介绍,2016年,朱江明与傅利泉订立了一致行动协议。据此,他们将按照彼此的共识在董事会或股东会上统一投票,而当他们未就具体事宜达成一致意见时,则按照朱江明的指示投票。

记者注意到,该协议被设立了截止时间,不过,零跑汽车方面尚未披露具体日期,仅表示在某时间点的后36个月结束。

当前,在单一最大股东集团中,朱江明直接或间接控制零跑汽车11.89%的股权,傅利泉直接或间接控制零跑汽车13.53%的股权,而傅利泉的夫人陈爱玲则间接控制零跑汽车5.59%的股权。

具体来看,朱江明和傅利泉分别直接持股零跑汽车9.15%、9.01%的股权。与此同时,朱江明还通过控制的杭州芯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芯图”)、宁波景航企业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宁波景航”)等公司间接持有零跑汽车2.74%的股权。

其中,朱江明和其夫人刘云珍分别持有杭州芯图70%、30%的股权,宁波景航则是由朱江明控制的零跑汽车员工持股平台,控制了零跑汽车8.2%的股权。当前,朱江明持有宁波景航0.08%的股权,而零跑汽车总裁吴保军,副总裁许炜、敬华分别持有宁波景航约70.28%、24.62%、5.02%的股权。

傅利泉则通过控制的宁波华等公司间接持有零跑汽车4.52%的股权。此外,陈爱玲还通过控制的宁波华绫间接持有零跑汽车5.59%的股权,而宁波华绫99%的权益归属人傅益钦为傅利泉和陈爱玲的儿子。

李利威向记者透露:“这种股权模式,可能会为公司日后的管理埋下争夺管理权的隐患,尤其到了‘二代接班’‘重大业务调整’等关键节点时。如果这些问题没有得到妥善解决,可能会对公司的运营造成较大影响。”

获得多方加持“赋能”

尽管浙江大华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华股份”,002236.SZ)的股权在不断被稀释,但在零跑汽车进入“造车新势力”第二梯队的过程中,大华股份仍然是其重要支撑。

据了解,在零跑汽车创立之初,大华股份以持有33%股权成为最大股东,并掌握控制权。当前,大华股份位列零跑汽车直接持股股东第三位,持有零跑汽车8.89%的股权。此外,大华股份还是零跑汽车重要的关联人,傅利泉、朱江明以及陈爱玲分别持有大华股份34.18%、5.36%、2.38%的股权。

与此同时,被零跑汽车自视为核心优势之一的自主研发与自主生产能力,同样离不开大华股份附属公司的“保驾护航”。

根据零跑汽车披露的关联交易信息显示,其与大华股份子公司大华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华科技”)签订了采购代加工服务框架协议。据此,零跑汽车可将包括电路板等在内的各种零部件的组装等加工程序交由大华科技进行处理。有关数据显示,2021年,零跑汽车向大华科技采购金额为2359.1万元。

此外,零跑汽车还与浙江华锐捷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锐捷技术”)签订了零部件及系统供应框架协议,零跑汽车可向华锐捷技术采购车用传感器及包括雷达、摄像头等在内的系统。

天眼查平台显示,大华股份和零跑汽车分别持有华锐捷技术51%和20%的股权。2021年,零跑汽车向华锐捷技术采购的金额达6489.5万元。

落户于浙江省杭州市的零跑汽车,同样获得了当地政府的支持。零跑汽车在上市申请书中披露,除了享受到15%的优惠税率之外,2019年至2021年,零跑汽车及其附属公司还从当地政府分别获得了3554.9万元、1.19亿元、1.01亿元的补助,以用于该公司的厂房、设备及研发等项目的投入。

杭州经济和信息化局(以下简称“杭州经信局”)相关负责人此前便告诉记者:“对于项目投资所需要的资金,杭州市政府会投资一半的资金。”据介绍,除了为车企建设工厂提供研发补助和固定资产投资等在内的补贴资金,杭州市还通过本市的产业基金为其提供现金流支持。

据了解,零跑汽车在2021年8月完成的C1轮融资中,由杭州市国资公司投资成立的杭州国舜领跑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便投资了30亿元,认购股份约为1.1亿股。杭州经信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回忆称:“零跑汽车当时提出了20亿元的出资要求,我们追加了10亿元。”

上一页12下一页查看全部